豆瓣评分:

南昌拆迁“静悄悄”(法治头条·“社会治理进行时”①)

时间:2016-10-19 23:15 分类:现金网 作者:记录片天堂(www.jiluniwo.cn)

  习近平总书记日前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继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治理体系,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地方的探索生动丰富。《民主政治周刊》开设“社会治理进行时”专题,聚焦地方创新实践,梳理社会治理经验,希望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供有益借鉴。

  ——编 者

   

  社会在进步,城市要发展,党委政府难免要对规划布局加以修补,反映到实际工作上,征地拆迁不可避免。可是提及此事,恐怕没几个领导干部不犯难的,这里往往是社会矛盾纠纷的集中爆发点。

  究竟该如何寻求突破、打开局面?能不能找到政府工作和社情民意的契合点,实现共赢?近日,记者在江西南昌了解到,这里的征地拆迁总体平稳有序,有次记者感谢拆迁户接受采访时,拆迁户脱口而出“不要感谢我,都是政府干了好事情”。为什么难事在这里不再难?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难题:拆迁户千万个,沙龙365,各有各的烦恼

  塔吊高挂,机器轰鸣,一个崭新的历史文化街区将会在南昌市西湖区万寿宫街“落地生根”,市民杨爱武说她隔三差五就过来转转。“我今年60多岁了,减掉3年就是生活在这的年头了。虽然一直传言要拆迁,可2013年8月真的看到拆迁通知,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让杨爱武欢喜的是再也不用因为房子而受苦了。“一家四口,12.5个平方,木板结构,破旧不堪。最怕两件事,一个是下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一个是起火,一旦消防警报响起,心就怦怦跳。省里领导曾来调研,大白天进我家还需要手电筒,因为过道没有一点阳光。”

  欢喜只持续了几分钟。“生活一辈子,舍不得街坊邻居,害怕适应不了新的居住环境。”让她更忧心的是,房子这么小,能补多少钱?房价这么贵,去哪找房住?

  市民谢小妹也是这里的老街坊。“房子不大,38.2平方米,但是房子是学区房,旁边有好学校。将来搬走了,孩子上学怎么办?”

  再把目光投向南昌市其他区域的拆迁项目,记者听到很多拆迁户说,“几个平方的商铺养活一大家子人,拆了活路在哪里?”“我们是农民,丢了房子没了土地怎么办?”“现在地段这么好,要把我迁到郊区,两者能比吗?”“看我们是孤儿寡母,会不会欺负我们?”总之,涉及拆迁的家庭千万个,各有各自的烦恼。

  “也有一些好事者故意挑起事端。前两年有个市民根本不涉及拆迁,却扬言他是拆迁户。他多次跑到高楼顶层以跳楼来威胁我们,引来群众围观,扰乱公共秩序。”南昌市房管局征收处处长刘明说。

  破题:设身处地为民解忧,民主参与取信于民

  面对多元复杂的群众诉求,怎么办?“我们不是说拆就拆,而是注重前期调查摸底,充分了解每个拆迁户的基本情况和可能存在的问题,然后有针对性地做工作。”南昌市东湖区房管局副局长徐顺姣说。

  “有时候群众怨气大,连门都不让进。我们不仅要骂不还口、推不还手,还要热情地喊‘大爷’‘大妈’,苦口婆心地讲政策。”南昌市东湖区动迁宣讲员陈金香说,“我们还主动提供搬家、快递等服务,设身处地帮群众解决困难,这才容易触心。”

  “前几年因为地铁一号线建设项目,东湖区白马庙社区涉及拆迁,我不想离开这里。陈金香反复讲修地铁是大好事,并且到处帮忙找房源和砍价,最终在我家马路对面的小区里敲定了一套房子,非常满意。”市民史建新说,“我被她的工作精神感动了,后来我主动做街坊邻居的工作,让他们早点搬迁。”

  拆迁也让很多家庭问题暴露出来,比如户口没上、房产证件不全,这都需要政府部门一揽子解决。“我曾遇到一个祖屋,产权涉及11个儿女。他们关系不好,很少来往。我既当拆迁宣讲员又当家庭调解员,问题最终得到解决。”南昌市西湖区翠花街社区党支部书记齐玉莲说。

  群众还有一个顾虑是补偿问题,房产评估机构便极为关键。它通常是由政府指定的,群众往往不信任,南昌市的做法是让市民自己选。“政府先发公告,各家单位去申请房产评估。政府再在我们住地公示申请单位及其相关情况,有10多家。后来区房管局、街道办组织50多个拆迁代表对评估机构进行投票,投了两轮票,第一轮筛选出了三家,第二轮确定了一家,公证人员、两代表一委员现场全程录像、严格监督。”市民谢小妹印象深刻。

  提前介入化解矛盾、民主参与取信于民,南昌拆迁工作一下子变得容易了,甚至在一些项目推进中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据南昌市西湖区文广局副局长查振强介绍,万寿宫街区改造涉及1300多户,但从张贴拆迁通知到进场动土拆房,仅用时45天。

  解题:拆迁难不难,要看政策机制怎么样

  其实南昌市早些年也开展过征地拆迁工作,也碰过钉子,比如曾被誉为南昌第一街的青云谱区十字街,以往多次动议,最终都不了了之。2013年再次启动,这次不仅顺利完成,还仅仅用时38天。

  之所以会出现反差,关键在于南昌市始终坚持“不与民争利”原则,特别是制定了很多人性化政策。对被拆迁户房屋面积小于36平方米的,无偿补齐36平方米。对选择货币补偿的,按照市场评估价的120%补助,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搬迁,再按照市场评估价的20%作为奖励性补偿。对于异地集中安置的,按照“用地段区位换面积”的办法,最高可享受原有房屋面积的140%予以安置。

  一边是优惠政策,一边是严格执行。南昌市严格要求绝不在政策执行上开口子,对群众确需解决的合理生活诉求,才会依法给予帮扶,从而遏制“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的混乱局面。“针对一些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理,我们还将房屋面积、补偿款项全部上墙。群众一目了然,还可以互相监督,谁都不敢有猫腻,这也说明政府工作公平公正。”齐玉莲说。

  对于政府来说,反差主要源于征地拆迁机制的创新,即市政府层面成立旧城改造办,全面统筹拆迁工作。其中关于拆迁资金问题,南昌市研究推出“1+6+X”模式(市土地储备中心筹措资金负责政府主导的棚改项目;6家市属国有平台结合自身职能筹措资金参与棚改;引进社会资金参与棚改),2013年以来仅中心城区就筹集各类资金500多亿元。“我区的一些拆迁项目曾经预算80个亿,这相当于区财政收入不吃不喝攒10年,拆迁根本不可能。现在我们不用为钱犯愁了,可以一心一意扑在政策执行和群众工作上了。”南昌市东湖区副区长万勇说。

本文地址: http://www.jiluniwo.cn/xianjinwang/20161019/32801.html_转载请保留链接_多谢合作!

喜欢就分享给小伙伴吧

南昌拆迁“静悄悄”(法治头条·“社会治理进行时”①):评论区,赶快发表评论吧!

推荐信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