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育失败的映秀失独家庭:曾抱养女婴 1个月后送

时间:2018-05-17 00:56 分类:家庭片 作者:记录片天堂(www.jiluniwo.cn) 点击:

  在地震期间,唐树林作为年轻力壮的男人,顾不上失子之痛,也参与到了救援当中。他与救援人员一起往公墓抬运尸体,开拖拉机帮部队运水,在邱光华机组出事后,他在山里帮忙寻找失事飞机三天三夜没有回家,然后又主动背遇难机组人员遗体下山,他对媒体记者说:“我这不是在救别人,是在救我的儿子。”

  这是一次“残忍”的采访。我每登门时,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让他们回忆,给他们“伤口上撒盐”,或者说“重新撕开伤口”,我想着如果被拒绝,我会果断放弃采访,一个记者没有权力、也不应该让人家不断地回忆悲痛。

  但唐树林和妻子李群香夫妇二人所居的三层小楼房看上去大气,一楼的客厅经过自己的改造后重装了门窗,相比镇上其他人家的客厅宽敞亮堂。

  现在,唐树林除了忙村里杂七杂八的工作,在附近的洗车场洗大车,每月工资2400元,这个活他已经干了一年多了。对于无地可种的他们,除了当小组长的微薄薪水,洗车是这个家庭主要的收入来源。

  尽管她刻意回避着关于儿子的一切,但仍然清楚地记得儿子的生日,“七月初五的生日,如果还在也快满20岁了。”

  “说出来都是让别人笑话,别人想帮也没法帮,别人也无法明白你的痛苦。”说这话时,李群香的声音低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走到都江堰时,唐树林和同伴从电视直播里确切地知道是“汶川地震,震中映秀,当时电视里看是一片废墟。”这个消息,让唐树林顾不上徒步的疲惫,他继续从都江堰翻山越岭往映秀家中赶,其间不时的滚石也没挡住他回家的脚步。

     李群香说,她也不愿再抱养孩子了,自己都51岁了,等抱养个孩子带到20岁,自己都70多岁了。她最近发的一条朋友圈是3月30日中午,她转发了一则视频,标题是《失独养老院维护失独老人最后的尊严》。

  因为公墓没回过娘家

  几分钟后,李群香指着挂在墙上的一副遗像说,父亲(公公)2016年去世,现在家里只有她夫妻两人了。然后,她突然笑了一下,话锋一转说,“我妈妈当时受伤了,现在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地震前,他们一家四口的房屋是平层的小青瓦房,平常只有他们的儿子唐军和爷爷在家。

  彼时,在300多公里之外雅安市石棉县的山上,唐树林和同村的七八名村民们正在拉电线。农闲时节出门打工,成了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2008年过完年时,他就跟映秀的几个村民一起到石棉县打工,其间的4月份清明节,他回了一趟家。

  李群香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无论是通过医院治疗,还是尝试做试管婴儿,但都未能成功。

  孩子,仍然是另一个失独母亲李秀群不愿多谈的话题。地震中,李秀群、蒋富贵夫妇22岁的儿子跟19岁的女儿在家中被瞬间垮塌的山体掩埋,“当时我俩在地里干活,临走前他俩还说要跟去地里帮忙,我给挡下来了,我要是带着就好了。”

  49岁的唐树林满头白发,粗糙的脸庞上刻满了皱纹,看上去,他比实际年龄苍老了许多。

  对此,唐树林和村民们说,是对方把孩子要回去了;而李群香告诉澎湃新闻(),是自己不想带了送回去的。

  5.12地震发生时,唐树林正在干活。“一阵摇晃,晕乎乎的,我们还在工地上,满天的尘土。”唐树林说,虽然意识到是很大的地震,但究竟发生在什么地方他当时不得而知。

  儿子唐军,在他们结婚十年时出生,是不易盼来的独子。在李群香的印象中,儿子听话懂事,平常夫妇二人出门打工,儿子自己起床吃早餐,然后步行到映秀小学去上学,中午也是自己回家做饭吃。

  等生活趋于正常之后,跟其他失去孩子的家庭一样,唐树林夫妇也赶往成都华西医院检查、治疗,试图再生一个,“给的政策都免费检查治疗,我们去了三四次。”

  去年夏天,她和丈夫唐树林从四川崇州抱养了一个孩子,可一个月后,夫妻俩把孩子还回去了。

  直到5月15日晚间,救援人员从废墟中挖出唐军的遗体,然后用尸袋包裹,送往渔子溪半山腰的公墓。

  但每一次医生都告知他们“不行”。“医生也没说原因,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不能要孩子,”唐树林说,之后他俩试图做试管婴儿,还是被医生告知“不行”。

  “聊什么呢?说出来都是让别人笑话。”李群香回应时,声音低得似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与此同时,地震中失去儿子的张家坪村马道琴夫妇在2009年生了一儿双胞胎。同样,她的儿子当时就读映秀小学六年级,女儿在四年级,地震当天连夜,孩子的父亲在他人的帮助下,用一根钢管砸开水泥板救出了女儿,“救出来时小腿上的肌肉都没了,送到医院取了自己腰上的肉补了上去,现在腿有点儿残疾。”

  原来,她的娘家在渔子溪村半山腰上。从桤木林她家至娘家,步行不到10分钟,但途中需经过5.12汶川特大地震遇难者公墓,儿子唐军的遗体埋在公墓,“我不想经过那里,不回去了,没去过。”

  一直想要孩子却总怀不上的唐树林夫妇并不像马道琴乐观。李群香说,后来他们商量着想抱养一个,但害怕是拐来的或者不健康,心有余悸。

  李群香在给媒体的口述中说,她经常做梦会梦见儿子唐军,“可他一见我就跑,我说军军你别跑,妈妈想你,感冒轻点没有?可他还是头也不回就跑了,我伸手去抓,怎么也抓不住。”

  在百花大桥遗址旁,摆摊的马道琴给游客讲述地震当时的情况

  “他们带了1个月,又被人家要回去了。”镇上的人都这么说。唐树林也同样承认被孩子的生父母要走,什么原因要走的?“我不知道,不知道啊。”他一直重复不知道。李群香对此给澎湃新闻说了一个截然相反的原因。“我不想带了,带不了,半夜里哭,我都51岁了,我们送回去了。”一脸消沉的李群香压低了声音,她不愿对此再详谈。2018年3月份,《大河报》给他们制作了一个汶川十周年纪的相册,里面有当时的报道、夫妇二人在废墟上的合影,也有李群香拿着儿子照片的单人照,还有一张李群香抱着抱养的女婴的照片,她一一向澎湃新闻介绍,当记者试图翻拍时,“你不要拍这张,拍其它的。”她急忙制止。

  5月12日当天,地震发生时,在屋里午休的李群香跑出门后,被掉下来的木头砸中腿部,但她顾不上疼痛,她和其他家长一样,冲往映秀小学,“我去看时,很多家长已经过去了,还有学生在操场上,我心里还有希望,结果回家等,他(儿子)一直不回家,到晚上了还不回来,我开始失落,等不到了。”

  【记者手记】

  直到2017年的夏天,唐树林夫妇二人从崇州抱养了一名女婴。这个消息在镇上人人皆知。

本文地址: http://www.jiluniwo.cn/dy/archives/424559.html_转载请保留_电影下载

支持站长就分享给小伙伴吧

再生育失败的映秀失独家庭:曾抱养女婴 1个月后送:评论区,赶快发表评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