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评分:

“疯子”因一对家燕改拍生态纪录片

时间:2018-05-12 22:29 分类:植物物语 作者:记录片天堂(www.jiluniwo.cn)

  晨报记者 葛志浩

  在片中,有这样几个片段:在陡峭的山崖,一个身穿藏青色上装的男子在苍鹭的窝里掏着鸟蛋,然而他的举止却十分诡异,在接连取出三枚蛋后并未带走,而是逐一敲碎扔掉;有一对刚出生不久的小野鸭,由于误食了被污染的小鱼而先后死去,一只依偎在另一只先死去同伴的身上,死不瞑目;更有一对栖息于枝头的幼苍鹭,面对飘来的红色塑料袋无所适从,因为它们并不明白,这只是人类随手扔下的垃圾而已。“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已经到了罄竹难书的程度了!”在摄影机背后经历过这一切后,乔乔如此评价。“据说,那个掏鸟蛋的男子不惜砸蛋抛弃,其真正目的只是为寻找一只雏鸟已成形待孵出的‘毛蛋’。”但是,最让乔乔痛心的,还是那两只小野鸭。当时,他的团队正在黄河边上拍摄,偶然遇到这对小野鸭被一名过江的农民抓走,便将它们救下。在这之后,乔乔一边在外拍摄动物,一边把它们放养在河边的水塘里。“但我们根本想不到那个水塘是被污染的,直到发现这两只出生才十几天的鸭子陆续死去,才知它们吃过的小鱼也是因为水体污染而死亡的,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痛心。”

  拍摄着,累并快乐着

  “摄影机、车辆等都是租的,一天就是几千块开销,而且你还不能保证一天里能拍到多少有用的素材。”就拿一卷1500多元的电影胶片来说,只能拍摄4分多钟。此外,一个摄影助理的行情,工资一天至少1200元,乔乔一开始还是按照这个标准付钱,但后来只付得起100元/天。

  与他的纪录影片有些类似,乔乔更喜欢的理念传播方式是行动,而非花哨华丽的吹嘘。由于经常在外,看到过形形色色的人,见过各种各样人类对环境和动物生存的干扰与伤害,他创立“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的理念,并推出“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导演计划”。“我希望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每年拍摄5到10部片子来宣传生态环境保护。但可惜的是,这个想法从网络传播出去后,响应的人寥寥无几。”乔乔说,“我只能身体力行!”

  新闻晨报第六届《东滩论坛》将于9月17日在上海辰山植物园拉开序幕,本届论坛的主题为“那些告别的生物”。作为国内率先由媒体发起的环保论坛,自2008年起《东滩论坛》先后邀请众多气候变化方面的专家、生态环境保护等领域的知名人士作为演讲嘉宾,传达环保理念。晨报人希望借此搭建一个环保公益平台关注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并通过各种环保活动提高公众的环保意识,吸引更多人士参与其中。

  2000小时素材取用12分钟

  在这个地球上,与人类共享空气、水和土壤的还有另外一群 “邻居”——这个由动物和植物为主要构成部分的生物圈不仅构筑着生命的基础,也赋予未来以欣欣向荣的希望。然而,环境的改变以及人类的行为,正影响着它们的生存,甚至催生出“那些告别的生物”。

  前后5年,跑遍中国各大湿地;卖房卖车,负债累累,耗资超过800万;随后乔乔从拍下的2000多小时的电影素材中汲取12分21秒长的片段,便是这部令无数人动容的公益影片。

  乔乔大学毕业那年,原本筹划的毕业作品是借助一场大雪环境打造的故事片,但那年冬天,北京大雪“失约”,于是他选择改拍纪录片。在新婚的农民朋友家里,他见到了一对刚筑巢的家燕。“一条线是新筑巢的家燕,一条线是刚结婚的夫妇。”乔乔说,从那时起,他开始感受到存在于动物之间的真实生活和情感,这也促使他决定拍中国第一部野生动物电影,突破传统的“画面加解说”的方式。“我要拍的是一部真正的野生动物电影,全部由拍摄的野生动物画面来讲故事。”乔乔说。在他看来,就像《迷失的家园》那样,真正能够触动人的是那些动物所表现出来的真情实感以及人类破坏生态环境的残酷现实,所以,真正的纪录片,可以不需要解说。

  虔诚的馈赠是拍到雪豹

  此次论坛,我们邀请了中科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金双,“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创始人、环保微电影《迷失的家园》导演乔乔以及本市生态保护志愿者姜龙等三位嘉宾,在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个话题上展开探讨。

  嘉宾专访②

  在乔乔最近的一条微博里,记录了这样的一幕:“9月4日下午,行至地震灾区云南德钦奔子栏镇亚贡村附近路段时车胎爆裂,遂下车处理。无意间发现一只怀孕的小狗,有气无力的,站起又卧下。我拿出自己一天都没舍得吃的1个咸鸭蛋、还有摄制组仅剩的4个月饼喂了它。马上它就能自由活动了。它望着我,怯怯的,但满是感激。临别,它朝村落走去,不时向我们回望……”

  他很疯狂,为了拍摄一部生态纪录影片,可以卖掉自己所有的家当;他懂得尊重,为了不让拍摄惊扰野外的动物,可以把自己彻底伪装成草丛绿树;他很淡定,尽管放在面前的发财机会越来越多,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记录环境的执着。

  事实上,记者与乔乔最初的几次电话,都是在匆忙中完成,并不是因为傲慢,而是因为他总是在忙碌着准备下一个镜头的拍摄。从青藏高原到松花江畔,从天上鸟雀到长江江豚,为了能拍到理想的镜头,他和自己的团队可能要等上半天,,才有动物进入视野。另外,尽可能不打扰自然是乔乔的原则,为此,在拍摄动物时,他常常会把自己和摄影机包裹于一层绿色的网状伪装之中,“这样做,是对大自然和野生动物最起码的尊重。”

  想找同道中人但应者寥寥

  好在,如今的乔乔开始引起一些名人、企业家的注意。一些投资商找到正在青藏高原拍摄的他,把拍商业片的机会直接给他。还有,像马云、王石、于建嵘以及李安的御用摄影师林良忠也主动推荐乔乔的电影或者给予拍摄帮助,这些都让乔乔在走自然生态环境纪录影片这条路变得更加坚定。

  本期嘉宾:乔乔

  他叫乔乔,80后,一名并不为太多人所熟知的青年导演,却凭借作品《迷失的家园》一举获得数百万的点击。在公益电影的路上,这个曾被媒体称为“疯子”、“最有担当的青年导演”的电影工作者如今也赢得越来越多的赞誉。作为今年新闻晨报“东滩论坛”的特邀嘉宾之一,他将与我们分享有关“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之路上的点点滴滴。

  《迷失的家园》点击超302万

  对环保的热爱,有一部分原因属于偶然。

  家燕促使拍野生动物电影

本文地址: http://www.jiluniwo.cn/archives/422492.html_转载请保留链接_多谢合作!

喜欢就分享给小伙伴吧

“疯子”因一对家燕改拍生态纪录片:评论区,赶快发表评论吧!

推荐信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