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评分: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

时间:2018-02-02 11:29 分类:历史人文 作者:记录片天堂(www.jiluniwo.cn)

细节

如何做读书笔记

随着世纪更迭,当18世纪如圣鞠斯特(Louis Antoine Saint-Just)所言的“被送进万神殿”(Le dix-huitième siècle doit être mis au Panthéon)后,中国的光辉在19世纪的欧洲黯然失色,来华外国人描绘中国的笔调也渐趋黑暗。虽然如此,如古伯察(Évariste Régis Huc)这样富有仁慈之心的传教士在《中华帝国纪行》(2册,南京出版社,2006年版)中所载,无论是饱含同情地记录下在横断山脉生活艰辛而等待灵魂救赎的挑夫,还是满含戏谑地描绘陪同他一路回粤的风趣的四川官员,都令人印象深刻。古伯察的作品无论是情感抑或文笔都远胜前人,甚至雄冠后来者,可以说是我所读过最好看的外国人在华游记。

首先是吉拉德·霍恩(Gerald Horne)的《种族战争:白人至上主义与日本对大英帝国的挑战》(远足文化,2017年版),本书从种族战争的角度对太平洋战争做出全新的诠释,若以种族歧视和殖民帝国的角度出发,日本在二战中的角色将发生颠覆性改变,从帝国主义侵略者变成了“有色人种代言人”。作者虽然并不是想为日本的侵略罪行翻案,但是读者却不能忘记英、美白人的种族主义是如何为一场“人类的胜利”抹黑的。
也就是说只要摘录关键词然后自己串联即可?也不一定,一个最显著的例外就是当写文章需要引用某段话的原文时,那是要一字不动的将全文摘录。当然也有很多“投机取巧”的办法,比如找到电子书的PDF文档,然后笔记上只标注“见第XX页”,需要时再翻看PDF文档原文。但是必须要说的是,老一辈学者用手抄写档案是有原因的,抄写的过程即是一种记忆过程,现在少有人用手抄录,但在电脑中亲手录入一遍,也比简单的标出页码要记得牢固。如此才能真正消化史料而非读过即忘。过程虽然痛苦,但是却是必要的训练。
全球视角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

近代史最显著的特点之一便是“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与洋人的大规模接触。欧洲人站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对中国的观察与记录,为我们留下可贵而又趣味盎然的第一手资料。早期来华之外国人多为基督教传教士,如李明《中国近事报道(1687-1692)》(大象出版社,2004年版)马国贤《清廷十三年:马国贤在华回忆录》(上海古籍,2004年版)中所描绘的大清,正值版图益广、国势日胜的时代。这一东方伟大文明在欧洲引发了“中国热潮”(Chinoiserie),并在启蒙运动中大放光辉。不过中国形象在18世纪也非全然正面,雷蒙·道森(Raymond Dawson)的《中国变色龙:西方视野里的中国形象》(理艺出版社,2005年版)就回顾了自马可波罗时代以来西方对中国的种种想象,其中既有赞许亦有诋毁,所以书名以“变色龙”为喻,可谓匠心。
若对此有一丝疑虑,那么参考乔弗里·瓦夫诺(Geoffrey Wawro)的《哈布斯堡的灭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奥匈帝国的解体》(左岸文化,2014年版),就可对旧欧洲混杂的民族所构成的国家面临的内外挑战略知一二。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

枝枝叶叶的细节虽然引人入胜,但毕竟也只是万顷丛林中的一木甚至一叶而已,研究者不仅要见得一叶,更要知悉全貌,把握历史发展的长时段(Longue durée)脉络。王国斌(R. Bin Wong)在《转变的中国:历史变迁与欧洲经验的局限》(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中,将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分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民族国家的建立”两条线索,以串联比较中西历史经验,这一观察极有洞见,并有助于把握中国近代史之全局与脉络。在我今年阅读的书中同样可以梳理出这样的两条线索。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

本文地址: http://www.jiluniwo.cn/archives/367198.html_转载请保留链接_多谢合作!

喜欢就分享给小伙伴吧

我读︱张翼:我是如何在一年内读完218本历史专著的:评论区,赶快发表评论吧!

推荐信息

为您推荐